首 页 美文欣赏 成功励志 人生感悟 心情日记 爱情文章 经典美文
网站首页 >> 爱情文章 >>当前页

每次听到老师叫我“丫头”,都有一股莫名的感动

浏览量:29 次 发布时间:2019-01-02 06:05 编辑: 来源:

最近好像特别容易感动,特别容易哭鼻子,可能是心太软,也可能是这阵子一个人有些事独自承担压抑了太久,也可能是太多的情绪需要宣泄。

昨天是专转本成绩出来的日子,高中的班主任好像听别人说了这么一回事,发消息问我说“丫头,你转本了吗”,开始有些吃惊,我回答说“转了,在哪个哪个学校”,老师高兴地说,怎么不告诉我呀,这也终于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

隔着屏幕的我有些惊讶,有些感动,在手机键盘上敲下了几个字“突然很感动,老师还能想起来”,后来他发来消息觉得当初都是他的责任,不然我们早就考上本科了。

说真的,当时的我真的真的很感动,带着口罩,眼泪禁不住的往下流,一直一直不停地流在口罩里,流进嘴里,才突然发现原来泪水很咸...

事隔三年,这样的问候犹如一个小小的涟漪激起了脑海里太多的回忆;没有想到老师原来一直还记得,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之前在他教过的很多学生中我还被一直记着。

一直以来,对于高中的班主任我都有一种逃避的情绪,那种逃避是自我对老师的一种惭愧,惭愧当年高考的失落...

自尊心很强的我,整整三年一次都没有回过母校,尽管有时候会不自觉的走到校门口,也只是望望;过年的时候和闺蜜几个人约好去看老师,可是我克服不了心中的障碍想尽办法终究还是躲避了过去...

每年暑假、寒假的时候看着空间里谁谁谁回去看了班主任,拍了一些照片发在空间里,都会很羡慕,班主任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像以前一样很可爱,婴儿肥的脸还是没有消下去,给人有一种很信任、很踏实的感觉。

去年过年的时候,他联系我说可不可以把以前高中整理的作文本给他,留给下一届的同学。放假一回到老家,我就翻出家里的柜子把封藏了好久的书籍全部倒出来,一个一个找,顺便把自己积累的详细的数学题册给整理了出来,千叮咛万嘱咐我表妹一定要亲手交给我以前的班主任,想去老学校亲手交过去可是却一直没有信心迈出那一步。

有时候也痛恨自己的自尊心太强,强得有些不近人情...

高考结束之后,他找我谈过一次话,劝我复读一年,可是当时被我毅然拒绝了,后来他说如果上了大学之后感觉不满意,可以再来学校找他...

到目前为止我一直一直都没有去看望过,教政治的我最爱的房老师,当年因为特别喜欢那个老师,三年当了他的课代表,他特别喜欢动不动罚人写检讨,罚抄...有时候班上的同学满肚子的怨恨,时常开玩笑看见我就说“交检讨书啦”,其实我至今都不清楚为什么当初执拗的要当三年的政治代表,后来想想就是第一面的眼缘吧...

班主任长着一个婴儿肥的脸,感觉有一种肉嘟嘟的感觉,他有时候会给我们讲一些他刚刚当教师时遇见的一些淘气学生,又是怎么对付他们的,感觉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呀,时常也被我们气得只能发脾气、敲桌子。

高三那年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游击战,印象最深的就是每次模拟考试,英语成绩出来的时候别人都是从上往下看,我都是自觉的从下往上看。

高考紧张的氛围里,我和我的一个闺蜜总是喜欢做那种比较有挑战性的数学题,越难越觉得欣喜,常常会一个大题目变着几种方法去解决,一边享受做数学的乐趣,一边又受英语的煎熬,最后终究还是倒在了英语上...

其实对于“老师”两个字一直以来会有一种莫名的抗拒,最终才意识到这种抗拒来自于小时候,有时候和同学聊起小时候的上学经历时,我总是有一丝丝的气愤。

后来发现其实有这种感觉的不只是我一个人。

有一次和朋友Z聊天,不经意的提起自己上学的经历。她说其实自己上初中,高中的时候心理压力是最大的。

初中的时候学业紧张,家里人就已经把她安排寄宿在学校,那个时候老师也没有和学生之间进行太多的交流,加上每次放假回家家里的氛围都不是很好,所以心理压力特别大。

高三那年,亲人去世,她仅仅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回到学校之后老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她在短时间体会失去至亲的痛苦之后还需要自己一个人承担面临高考的压力,哪怕一句安慰话都没有得到...

她说一味追求成绩,却忽视学生的心理,我也知道老师也是被迫无奈的,可是哪怕那个时候他们仅仅对我说一句安慰的话我也会好受很多...

我经常和人戏笑说我小时候很笨,笨得老师都不肯收我,看似玩笑的话却在给我的小时候留下很多负面的情绪。

上幼儿园开始一直到一年级我的成绩都很差,每次考试都感觉试卷上的一个个题目是飞起来的,可能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无论我怎么学,都学不进去;自然在班级里不受老师的青睐。

就这样我所谓的“差等生”的罪名一直广为流传,以至于二年级,三年级怎么努力好像同年级的老师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有多少次被诬陷我成绩的虚假。

直到四年级遇见的一位老师改变了我的处境,也就是在四年级我出了一场车祸,后来同班的家长都以为因为车祸我变聪明了。

现在偶尔和老妈谈起我小学的那些老师,特别是一年级至三年级的,老妈常常会气愤地说“哪一天碰见那些老师让他们好好看看”而我却一笑而过.

在后来的校园生涯中,与其说从书本上学到的知识有多少,最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的学习中,一些老师他们独特的个人品质却让我很受益.

大学三年,偶尔会和以前的班主任通过网络联系,他总是喜欢叫我们每一个女生“丫头”,很感动也很感激,希望那些“丫头”们都怀着老师的冀望按照自己满意的人生轨迹生活着。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sjjszzj.com/news-r-155411.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